目前日期文章:201103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發展經濟,廣積糧食

那麼有了城牆,敵人打不進來,僅僅保住了地盤,這還不行,還必須有糧食,還必須有經濟力量予以支持。

由於連年戰亂,農業荒廢,軍費開支過大,造成了糧食短缺。糧食問題怎麼辦軍隊不產糧,要向百姓徵收,農民種糧食,軍隊吃糧食,似乎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元至正十八年(一三五八年),朱元璋打下了婺州路。從寧國經過徽州的時候,一位叫做唐仲實的儒士前來拜見。朱元璋重視儒士,見到有學問、有知識的人,就要向他們詢問治國謀略、詢問時務。他問道,漢高祖、漢光武帝、唐太宗、宋太祖、元世祖,他們在平定天下的時候他們都用了什麼辦法呢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摘自本事文化出版《朱元璋──龍袍下的小和尚》,敘述朱元璋如何發跡崛起,從一名小軍官到建立自己的勢力的過程。)

朱升的九字箴言

朱元璋打下了徽州,一入駐到徽州城內,就聽說了朱升的名字,此人被稱為山中宰相,了解天下大事,很有謀略,朱元璋決定去拜訪他。朱元璋「親臨其室」,親自到朱升的家去請教他。朱元璋當時也已經是一方豪傑,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去請教,大有當年劉備三顧茅蘆的遺風。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朱元璋 

看見朱元璋的光明與陰暗面

他原本和每個人都一樣,他卻想和別人變得不一樣,
他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他成為萬民之上的帝王,
可是他害怕失去他的所有,他還是擔心別人瞧不起他……

撥雲見日讀明朝,明史必讀朱元璋
看了《明朝那些事兒》,更要精讀朱洪武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麵包樹上的女人在台灣第一次出版那一年,我在念國中,那是一間女校。

 

我的好朋友暗戀地理老師,但這沒什麼了不起,在女校裡,每個男老師都有女同學暗戀。我是地理小老師,我找她陪我去拿考卷找她陪我去搬又重又沾滿灰塵的世界地圖,她從來不會拒絕,我曾不只一次的想,幸好,她暗戀的是地理老師而不是別人。

 

可是三天兩夜的畢業旅行,她倚在飯店的陽台上哭了,因為見不到地理老師。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麵包樹2+3立體書封 拷貝.jpg

 

從來不知道麵包樹三部曲』可以讓我讀那麼久,

從來不知道『麵包樹三部曲』可以讓我想起那麼多事。

原來這就是回憶青春的安慰,原來這就是重讀經典的況味。

 

在張小嫻的文字裡,我彷彿看到了當年一些同學的笑容,也聽到了大夥嬉鬧的笑聲。當大把的青春的歲月變成珍貴的4×6相片,幕然發現時間除了在我的臉上留下記號,也悄悄地改變了我對愛情的想法。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older.jpg 

圖片來自65daysofstatic

 

怎麼知道喜歡上一個人呢?一個眼神,一抹微笑,走路的樣子有點好笑,歪著頭想事情的模樣讓人心疼?還是只因為曾不約而同說出同樣的話?

從此那個人就停留在你心上,妳為他的一句話開心或失魂落魄,為他的不在意而流淚,開始想起虛無飄渺的未來。

 

據說每個人都有靈魂的另一半,我們之所以老實覺得孤獨是因為跟自己的靈魂失散了,於是終其一生都在尋找。有些人很幸運遇上了,有些人不幸一輩子錯過,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一個故事總會有一首主旋律,在故事的底層隱隱流動著。青峰唱著:我們只能在愛時候悲傷,在愛時候如絲般迷惘」。

程韻愛上林方文時,並非林方文愛上了她。程韻是怎麼愛上林方文呢?可能是那頂鴨舌帽,可能是裹在涼鞋裡乾淨好看的腳趾,可能是他寫的一首首動人的情歌。誰知道呢?

 

愛上了誰,都是一個謎。

 

程韻第一次深深被一個人吸引,程韻第一次面對自己被別人深深吸引的手足無措和軟弱,如同卸了甲的士兵,但又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該受降。因為還沒有完全確定自己的心和對方的心。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書封.jpg  

小時候嚮往的愛情,總是渴望能與具備「姣好外型、溫柔個性」的對象在一起,而且最好能天天膩在一起,過著分分秒秒都不能離開彼此、同生共死的那種生活。而且,彼此的邂逅方式要很戲劇化,最好是發生在路上或校園裡被罷凌時的「英雄救美」,再不然就是在車站「經過精心設計」的「巧遇」,或是在課堂上的小小曖昧引發的大大騷動……。總之,「在一起」之前的過程要很驚險或很刺激,這樣一來,才會知道「在一起」的珍貴,於是,兩人開始正式交往了,變成一對人見人羨的情侶,出雙入對,最後,終於決定把自己的一生託付給對方,名正言順地成為人家的「某先生」或「某太太」了,接著生兒育女,這是多麼完美的結局啊!

 

  然而,在經歷了數不清的單戀與暗戀之後,真正的初戀來臨了,這時候才開始體驗起戀愛的感覺,原來,愛情並不是小時候所嚮往的模樣,它是有溫度和感覺的,有時候會凍傷,有時候會燙傷,有時候甚至會流出鮮血,會痛到想大叫,或只能咬牙隱忍落淚……。嚐過愛情滋味的過來人,終於了解世間男女的感情並非都是甜美單純的,有愛並非最美,兩人相愛也不見得會善終,也許彼此相愛之餘,其中一方還有餘力愛著另一個人,又或者「在一起」多年以後才發現彼此根本不適合……,要是勉強步入婚姻,感情終會為了現實生活的種種問題而產生裂痕,進而衍生出「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後悔。

 

  愛情與麵包該如何取捨,或者兩者兼顧?這是一直以來困擾著世間男女的一大課題,也是華文愛情天后張小嫻出道時的首部長篇小說《麵包樹》三部曲所探討的問題。大家不妨自問,自己到底是個要愛情還是要麵包的人,或者兩者都想要的人,看過張小嫻的這部長篇小說,或許就有答案了。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麵包樹上的女人》是我第一部小說,十六年了,往事如昨,卻也是遙遙遠遠的昨日,許多感想,真的不知道從何說起。這個小說一九九四年在香港《明報》每天連載,一九九五年出版成書。六年後,我先後寫了《麵包樹出走了》和《流浪的麵包樹》兩個續篇。這些年來,常常有讀者問我,麵包樹的故事會不會繼續寫下去?我心中沒有答案。

 紫書封.jpg

  所有的故事,是不是也會有一個終結?一本書最好的結局,往往是在讀者心中,而不是在創造它的人那裡。寫書的時候,我是這部小說的上帝,我創造它,盡我所能賦予它美麗的生命;故事寫完了,我便再也不是上帝,我只是個母親,時候到了就該放手,讓這孩子自由飛翔。

 

  麵包樹是我寫於青春的故事,當時的技巧或許比不上現在,心思卻是單純的,就像每個人最早的愛情,雖然青澀,甚至稚拙,卻也是最真切的。它是我第一部小說,或多或少有許多我自己的故事,我無可避免把我認識的人寫進書裡,不懂得怎樣去掩飾和保護他們,也不懂得隱藏些什麼。結果,明明是虛構的故事,一旦下筆,卻寫了很多的自白,既是程韻和林方文的愛恨成長,也是我的成長愛恨。「本事文化」把麵包樹系列三部小說重新修訂,陸續出版,讓它再一次面對喜愛它的讀者,我也再一次重溫林方文和程韻之間那段從青澀走到心痛的愛情,再一次經歷程韻對林方文的執迷。她為什麼如此愛他?為什麼情願流著淚愛這個人也不能夠微笑去接受一個永遠守候著她的人?這樣的愛情難道不苦嗎?可是,愛情豈是可以理喻的?

 

  我總是在想,小說跟人生有什麼不同?有些小說比作者短命;另一些小說,卻活得比作者長久,甚至活到千百年後,也將會活到永遠。人生從來就沒有小說那麼傳奇,那麼繾綣悠長。《麵包樹出走了》是二○○○年出版的,故事裡,紅歌手葛米兒患上了無藥可治的腦癌,她坦然接受事實,堅持要辦一場告別演唱會,用歌聲告別塵世。那天晚上,唱完最後一首歌,這個虛弱的女孩獨個兒回到後台,幽幽地死在化妝室裡。這本書出版三年後,香港歌后梅豔芳證實患上了子宮頸癌,她同樣舉辦了一場告別演唱會。演唱會結束沒多久,她走了,留下了最後也最使人傷感的歌聲。後來才讀到這部小說的許多讀者紛紛問我,葛米兒的故事是不是就是梅豔芳的故事?怎麼可能呢?我不是先知,不會知道幾年後發生的事。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