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est01jpg.jpg    

「想要幸福,那就做料理吧!」這是我的信念。

做菜是屬於自己,和心愛的人,小小的滿足與奢侈。


經由上述部落客Minacha對料理所發出的宣言,我們不難想見,料理對於Minacha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

做菜不僅為了滿足生理上的需求,更多的時候,做菜更貼近私密日記的形式,以有形的過程完成無形的幸福感受,同時它也是一種私語言,以創意、愉悅、享受、純真與好奇,作為對想像的填空,料理的心靈調味。

感謝Minacha生動並情感漫溢的文章,感謝每一位參與的朋友,也因為料理,將我們這群陌生人加以連結。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封72dpi.jpg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林林的日子裡

 

書腰-72dpi.jpg 

 
與所有地方的中秋節一樣,那一天巴拉爾茨也會懸著大而圓的月亮。尤其是傍晚,這月亮浮在寂靜的天空中央,邊緣如此光滑鋒利,像是觸碰到它的事物都將被割出傷口。所以萬物都擁緊了身子,眺望它。而它又離世界那麼地近。無論什麼時候的月亮,都不曾像此刻這般逼近大地——簡直都不像月亮了,像UFO之類的神奇事物,圓得令人心生悲傷。

我家房子在這一帶坡地的至高點上。四周是一面坦闊的平地,下臨空曠的河谷,對面是南北橫貫的一長列斷開的懸崖。我離開家,沿著高原上的土路來來回回地走著,暮色清涼,晚風漸漸大了起來。當天空從傍晚的幽藍向深藍沉沒時,月亮這才開始有了比較真實的意味,色澤也從銀白色變成了金黃色。夜晚開始降臨,天邊第一枚星子亮了起來,一個多小時之前給人帶來種種幻覺的空氣消失得乾乾淨淨。這又是一個尋常而寧靜的長夜。

房間窗戶上沒有玻璃,嵌著木格子。明亮的月光投進來,鋪滿了一面大炕。除了我和妹妹,家裡其它人都去了縣城,忘記了今天是中秋節。過不過中秋節又能怎麼樣呢?這山裡的日子粗略恍惚,似乎只是以季節和天氣的轉變來計算時間,而無法精細到以日升日落來計算。然而,若是不知道這個日子的話,也就無所謂地過去了。既然已經知道了,有些微妙的感覺就無論如何忽略不了。

我和妹妹早早地關了店門,用一大堆長長短短的木棍子將門頂死,還抵了幾塊大石頭。然後就著充沛的月光準備晚飯。角落裡的爐火在黑暗中看來無比美妙,它們絲縷不絕、嫋嫋曼曼,像是有生命的物質。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55550.jpg     

本事文化將於十一月推出生活料理書《回家吃自己》,也於新書上市之前舉行各種的暖場活動。在溽暑的八月份,本事邀約了對美食以及手作料理有興趣的部落客們一同前往沁涼的山區,在環山群抱與林木簇擁的木造廚房裡,《回家吃自己》作者Winnie對料理的熱情似乎渲染了每位參與者,而我們也總是對Winnie能變出這麼多道創意料理感到驚奇與興奮,莫不被縈繞室內的美味香氣騷的飢腸轆轆,而呈現在眼前的每一道料理不僅精緻可口,同時也盈滿回家自己下廚做菜的溫馨感。

而熱情參與的部落客一龍,細膩且誠懇的為我們替這場聚會寫下紀錄,我們來看看一龍這篇生動的文章,也謝謝他為我們紀錄下這美好的時光。

 

一龍 原文:

 

  

部落客夏日美食趴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林林的日子裡


 

   


(攝影/段离)

 

在巴拉爾茨,我和拉鐵礦石的司機林林談戀愛了。我天天坐在縫紉機後面,一邊有氣無力地幹活,一邊等他來看我。遠遠地,一聽到汽車馬達轟鳴的聲音,就趕緊跑出去張望,為這個,都快給建華(我媽的徒弟)她們笑死了。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妹妹的戀愛


修圖DSCN4537.jpg 

(攝影/段离)

 

在阿克哈拉,追求我妹妹的小夥子太多了!一輪又一輪的,真是讓人眼紅。為什麼我十八歲的時候就沒這麼熱門呢?

我妹妹剛滿十八,已經發育得鼓鼓攮攮,頭髮由原先的柔軟稀薄一下子變得又黑又亮,攥在手中滿滿一大把。但是由於從沒出過遠門,也沒上過什麼學,顯得有些傻乎乎的,整天就知道抿著嘴笑,就知道熱火朝天地勞動。心思單純得根本就是十歲左右的小孩,看到彩虹都會跑去追一追。

就這樣的孩子,時間一到,也要開始戀愛啦。盧家的小夥子天天騎著摩托車來接她去掰包穀、收葵花,晚上又給送回來。哎,這樣勞動,幹出來的活還不夠換那點汽油錢的。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2湖修改版.jpg     

河邊洗衣服的時光

 

洗衣服實在是一件快樂的事情。首先,能有機會出去玩玩,不然的話就得呆在店裡拎著又沉又燙的烙鐵沒完沒了地熨一堆褲子,熨完後還得花更長的時間去一條一條釘上扣子,牽好褲腳邊。

其次,去洗衣服的時候,還可以趴在河邊的石頭上舒舒服服地呼呼大睡。不過有一次我正睡著呢,有一條珠光寶氣的毛毛蟲爬到了我的臉上,從那兒以後就再也不敢睡了。

洗衣服的時候,還可以跑到河邊附近的氈房子裡串門子、喝優酪乳。白柳叢中空地上的那個氈房子裡住著的老太太,漢話講得溜溜的,又特能吹牛,我就愛去她那兒。最重要的是她家做的優酪乳最好最黏,而且她還捨得往你碗裡放糖。別人家的優酪乳一般不給放糖的,酸得整個人——裡面能把胃擰成一堆,外面能把臉擰一堆。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喝酒的人


正封72dpi.jpg  


酒鬼沙合斯到我家店裡打醬油,真是令人驚訝。我媽問他:“為什麼不是來打酒的?”他問答得挺痛快: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個普通人


修圖DSCN4149.jpg    

(攝影/段离)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傅月庵寫西決.jpg  

 

全文如下:

寫『三部曲』的危險是,可能第一部就讓人讀不下去了;當「第二代」的危險是,總會被人拿來比,要想扭轉「吉本隆明的女兒」成「吉本芭娜娜的父親」,那可不容易!

笛安的《西決》可讀,或說,會讓人心動,想把『龍城三部曲』一部部讀下去。原因或有一比,瓊瑤25歲寫《窗外》,笛安26歲寫《西決》,同樣講師生戀,瓊瑤花了整整一本書所寫的,還比不上笛安1/3本書精彩。在笛安的面前,瓊瑤簡直就像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傻大千金!(阿姨,我很抱歉,但我真的如此覺得,儘管年輕時我也那麼愛《窗外》。^_^)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我拉麵的男人


書腰-72dpi.jpg   

那個看著我拉麵的男人實在討厭,好幾次我都想把手裡那堆扯得一團糟的雜碎扔到他臉上。

那面實在是不好拉,一拉就斷。而那些沒斷的面,在脫手之後、入鍋之前的瞬間,也立刻會像猴皮筋似地縮成手指頭粗,最最細的也有筷子粗。但這不能怪我,只能怪揉面時鹽放多了。不過話又說回來,那鹽也是我自己放的。

我把麵團平鋪在案板上,擀成指頭厚的一攤,用刀切成指頭細的一條一條,然後再拉——我看別人就是這樣弄的,一點兒也沒錯。但我同樣也這樣的話——我一拉,它斷了。把兩個斷頭搓搓捏捏接起來,再一拉,它還要斷。生氣了,雙手一抓,左一下右一下揉成一團扔一邊,另拽一根重新拉。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離春天只有二十公分的雪兔(下)


   

(攝影/段离)

 

果然,有一天,它真的又重新出現在籠子了…… 那時候差不多已經過去一個月了吧,我們脫掉了棉衣,一身輕鬆地幹這幹那的。窗戶上蒙的氊子呀,塑膠布呀什麼的也都扯了下來,沉重的棉門簾也收起來卷在床底下。我們還把煤房好好地拾掇了一下,把塌下來的煤塊重新碼了碼。 就在這時,我們才看到了兔子。 順便說一下,煤房的那個鐵籠子一直扣在暗處角落裡的牆根處,定睛看一會兒才能瞧清楚裡面的動靜,要是有兔子的話,它雪白的皮毛一定會非常扎眼,一下子就可以看到的。可是,我們從籠子邊過來過去了好幾天,才慢慢注意到裡面似乎有個活物,甚至不知是不是什麼死掉的東西。它一動不動蜷在鐵籠子最裡面,定睛仔細一看,這不是我們的兔子是什麼!它原本渾身光潔厚實的皮毛已經給蹭得稀稀拉拉的,身上又潮又髒,眉目不清。 我一向害怕死掉的東西,但還是斗膽伸手進去摸了一下——一把骨頭,只差沒散開了。不知道還有沒有氣。看上去這身體也絲毫沒有因呼吸而起伏的跡像。我便更加害怕——比起死去的東西,這種將死未死的才更可怕,總覺得就在這樣的時刻,它的靈魂最強烈,最怨恨似的。我飛奔跑掉了,告訴我媽後,她急忙跑來看—— “呀,它怎麼又回來了?它怎麼回來的?……” 我遠遠地看著她小心地把那個東西——已經失蹤了一個月的兔子抱出來,然後用溫水觸它的嘴,誘它喝下去,又想辦法讓它把我們早飯時剩下的稀飯慢慢吃了。 至於她具體怎麼救活這只雪兔的,我不清楚,實在不敢全程陪同,在旁邊看著都發毛……實在不能忍受死亡。尤其是死在自己身邊的東西,一定有自己罪孽在裡面…… 不過好在後來我們的兔子還是掙扎著活了過來,而且還比之前還更壯實了一些,五月份時,它的皮毛完全換成土黃色的了,在院子裡高高興興地跳來跳去,追著我外婆要吃的。 現在再來說到底怎麼回事——我們用來罩住那只兔子的鐵籠子沒有底,緊靠著牆根,於是兔子就開始悄悄地在那裡打洞——到底是兔子嘛。而煤房又暗,亂七八糟堆滿了破破爛爛的東西,誰知道鐵籠子後面黑咕隆咚的地方還有一個洞呢?我們還一直以為兔子是從鐵籠子最寬的那道欄柵處擠出去跑掉的呢。 它打的那個洞很窄的,也就手臂粗吧,我就把手伸進去探了探,根本探不到頭,又手持掏爐子的爐鉤進去探了探,居然也探不到頭!後來,他們用了更長的一截鐵絲捅進去,才大概估計出這個小隧道約有兩米多長,沿著隔牆一直向東延伸,已經打到大門口了,恐怕再有二十公分,就可以出去了…… 真是無法想像——當我們圍著溫暖的飯桌吃飯,當我們結束一天,開始進入夢鄉,當我們面對其它的新奇而重新歡樂時……那只兔子,如何孤獨地在黑暗冰冷的地底下,忍著饑餓和寒冷,一點一點堅持重複一個動作——通往春天的動作……整整一個月,沒有白天也沒有黑夜,不知道在這一個月裡,它一次又一次獨自面對過多少的最後時刻……那時它已經明白生還是不可能的事了,但繼續在絕境中,在時間的安靜和靈魂的安靜中,深深感覺著春天一點一滴的來臨……整整一個月……有時它也會慢慢爬回籠子裡,在那方有限的空間裡尋找吃的東西。但是什麼也沒有,一滴水也沒有。它只好攀著欄柵,啃咬放在鐵籠子上的紙箱子(後來我們才發現,那個紙箱底部能被夠著的地方全都被吃沒了),嚼食滾落進籠子裡的煤碴(被發現時,它的嘴臉和牙齒都黑乎乎的……)……可是我們卻什麼也不知道……甚至當它已經奄奄一息了好幾天後,我們才慢慢發現它的存在…… 都說兔子膽小,可我所知道的是,兔子其實是勇敢的,它的死亡裡沒有驚恐的內容。無論是淪陷,是被困,還是逃生,或者饑餓、絕境。直到彌留之際,它始終那麼平靜淡漠。面對生存命運的改變,它會發抖,會掙扎,但並不是因為它害怕,而僅僅因為它不能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已。但是兔子所知道的又是些什麼呢?萬物都在我們的想法之外存在著,溝通似乎是絕無可能的事。怪不得外婆會說:“兔子兔子,你一個人好可憐喲……” 我們生活得也多孤獨啊!雖然春天已經來了……當兔子滿院子跑著撒歡,兩隻前爪抱著我外婆的鞋子像小狗一樣又啃又拽——它好像什麼都不記得了!它總是比我們更輕易地拋棄掉不好的記憶,所以總是比我們更多地感覺著生命的喜悅。


※ 本事文化十月上市.敬請期待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離春天只有二十公分的雪兔(上)


DSC_0244 修改.jpg  

 (攝影/段离)

我們用模模糊糊的哈語和顧客做生意,他們也就模模糊糊地理解,反正最後生意總會做成的。不擅于對方語言沒關係,擅於表達就可以了,若表達也不擅於的話就一定得擅於想像。而我一開始連想像也不會,賣出去一樣東西真是難於爬蜀道——你得給他從貨架這頭指到那頭:“是這個嗎?是這個嗎?是這個嗎?是這個嗎……”再從最下面一層指到最上面一層:“是這個嗎?是這個嗎?是這個嗎?是這個嗎……”——折騰到最後,對方要買的東西也許只是一毛錢一匣的火柴。

在我看來,我媽總是自以為是地去處理種種交流問題,我敢肯定她在很多方面的理解都是錯誤的。可是,照她的那些錯誤的理解去做的事情,做到最後總能變成正確的。我也就不好多說些什麼了。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未命名-1.jpg  

 

大家還記得楊照的上一本經典選讀系列《永遠的少年—村上春樹與海邊的卡夫卡》所舉行的新書分享會嗎?

從熱烈參與的讀者以及其專注聆聽的眼神,不僅是肯定了經典文學的價值,也使楊照先生與本事文化更堅定意志在推廣「經典重讀」系列上。

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在其遺世之作《為什麼要讀經典》一書為經典作品之意涵定錨,並舉出他喜愛的作品為其論述提供一個堅實的立基。

而作為台灣的讀者,我們又該如何觀看西方的經典文學呢?

馬奎斯的巨作《百年孤寂》可視為二十世紀拉丁美洲集體性命運的微觀模型,在閱讀《百年孤寂》的當下,讀者或許心中最大的疑問會是,是什麼樣的因素捆縛故事中的家族,使其無法遁逃終至孤寂的宿命?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