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畑明宏

9789866118586_bi4  

有一次,我在田裡觀察孩子,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

我的田一整年長滿了雜草,到了九月份,蟋蟀等秋蟲便開始鳴叫。相對地,隔壁農家為了提升農地的產能,拔除了周圍的雜草,菜壟上整齊地種著菠菜和小松菜。田地的界線只有田梗,沒有柵欄,可以自由往來。剛開始從事自給農時,我曾經擔心孩子們會不會碰撞到農家要種來出貨的作物,或是在整理得一絲不苟的土壟上亂踩。不過,這一切都是杞人憂天。不知為何,孩子們只會在我那片長滿雜草、難以行走的農地及附近的田梗玩耍。

從容易行走這一點來看,職業農家的農地壓倒性地勝過我的農地。可是孩子們會選擇玩耍的地點,卻是我那片終年開著野花,可以觀察、捕捉到各種生物的農地。仔細想想,孩子們也是生物,或許他們只是無意識地選擇了待著很愜意的地方。如果要打比方,就像行道樹排列整齊的人行道,與自然公園的散步道吧。

人們或許在內心追求著無法靠效率去衡量的舒適感。在生物建構出來的多樣化空間裡,孩子們發現各種事物,尋找自己的樂趣。在農地上空飛翔的蜻蜓和燕子可能是因為我田地裡的蟲子較多,一直在我和孩子身邊打轉。蜻蜓和燕子開始旋繞,原本攻擊我們的蚊子也被吃掉,農田變成了一塊對人類來說更為舒適的空間。

還有,我經常使用田裡的東西做玩具。其中之一是用竹子和稻草做成的盪鞦韆。我都是搭建在稻米收成完畢的田地上,在適當的間隔放上兩組竹子搭成的三角架,橫放一根長竹,再掛上稻草編成的鞦韆。因為是稻草繩做的,和公園的盪鞦韆不一樣,有時候會突然斷掉。可是,不管是在盪的時候還是繩子斷掉摔下來的時候,大人和小孩同樣歡樂無比。然後,我們親身體會到,只用田裡的東西,照樣玩得開心極了。

文章標籤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翻土吧上班族也能過小農生活_立體書封  

「比起想前顧後,不如先動手做!」

一粒小小種子,讓我學會了享受人生

 

一對平凡的都市上班族夫妻,終日為了柴米油鹽汲汲營營,

直到第一個孩子出生,開始留意每天吃進肚子裡的食物,

市售有機食品琳瑯滿目,但是真假難辨,往往不知從何挑起。

文章標籤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高山峰

親子照2  
    

兒子,真對不起,我是你的親生父親啊!先預習一下,因為以高譽恩處女座的個性,等他再大一點,應該會對於我到學校接送他上下學感到很不好意思吧……

可是,沒辦法,所有的一切都要從小時候開始說起的。從小,我就深深地被DARK SIDE,也就是黑暗勢力,也就是正派的反義詞,也就是反派,所吸引。太多例子可以舉證我被反派角色吸引的地方了!星際大戰(STAR WAR)裡黑武士讓天行者尖叫的那一幕,也不過是因為黑武士說了一句:「挖系林老北」。你看多酷。機器人大戰時,我愛的也不是主角白色機器人,而是土綠土綠的反派機器人,還是量產型咧!(就是卡通的每一集都會出現,消滅不完的那種。)消滅不完,你看多酷。還有還有,那種在假面超人影集裡出現,全身黑色緊身衣,只以白色線條畫出骷髏形狀的暗黑小嘍嘍們,現在想來好像是一群每天都只想過萬聖節的傢伙們啊!你看多酷。變型金鋼裡,柯博文打不過御天至尊時,找誰?他沒有約大黃蜂耶!柯博文揪的是密卡登啊,我跟你說!

正義的角色總是很無聊又兼壓力大,滿面紅光又健美的正義使者們,永逺不知道天塌下來有人頂著的這件事,也不能一時興起去吃路邊攤,因為南宮博士不准。當然也不能隨地大小便,更可怕的是生氣或難過的時候不能哭,不能大吼大叫,頂多只能眉頭一皺。這……樣好嗎?

太糟糕了這,還是當反派自由自在一點。等到再大一些,我上學後,又再度被黑暗勢力拉攏了一點。班上身家調查時,總是會發下問巻,要你填寫家中狀態,問到你的家境時,大部份人永遠是被催眠般地填上:「小康」。一開始我土里土氣的填上:「普通」時,還被叫去訓了一頓:「什麼叫普通?多難聽?你乾脆寫餓不死好了,寫小康多有氣質不是?拿回去重寫。」

當然全班都小康,沒有人寫「我家很窮」,當然也沒有人寫「我家窮得只剩下錢」這種凸顯自己靈魂匱乏的字句了。不過有個同學在家長職業欄上填了一個我前所未見的職業,就在其他人的家長職業欄上不是家管,就是士農工商時,同學小凡在家長的職業欄上寫著:「浪子與賭徒」。

哇塞,這也太酷!我有如遇到人類救星般抓著小凡不放,殷殷詢問這份職業的內容。後來我搞懂賭徒的意思,小凡說他爸很愛在香腸攤前比大小,至於浪子,小凡就形容得不大清楚了,他說他爸除了賭香腸之外,眼神總是望著遠方,感覺上像是一種心靈上的狀態。「浪子」簡直是太讚了,這是一種職業嗎?這是一種我將高飛的前兆嗎?我在學生時期因為這兩個字陷入了一個魂牽夢縈的境界,不過隨著高中一年級時,因為談戀愛談得太過認真而被留級,導致我得開始叫一些我很討厭的人「學長」之後,想當浪子的這個症狀好像暫時就好了很多……本來想,算了別鬧了,還是循規蹈矩、乖乖地過完人生就好了……

不過兒子啊,神明們總是跟好人(?)開玩笑,我愈是以為我跟浪子這兩個字沒有關連,老天爺就愈是要我審視自己的內心(?)出了社會,開始工作後,主持節目的話,就是離家離得愈遠愈好,身體弄得愈髒愈有親切感,最好就是主持那種千山萬水的旅遊節目,演戲的話,就挑那種拋家棄子毒打老婆的演吧!或是猛翻白眼,總要發出邪惡笑聲的那種醒目的好詭異的反派角色,最近我客串了一部偶像劇,製作人索性連角色姓名與台詞都不給我了,他直接要我用身體語言詮釋一個變態暴露狂啊……

但是以上這些可完全沒有抱怨或自暴自棄的意思喔!高譽恩,爸爸我打從心裡喜歡完全「不」頂天立地的角色,也對職業別為浪子的我,能擁有一個那麼可愛的你感到驕傲,我內心暗暗的希望,寫完這本食譜後,你在學校裡家長職業調查時,父親的職業能自豪的寫上「廚師」。不過,那是不可能的!哈哈哈,不可能喔!

再說一次,不‧可‧能。爸爸我只是個寫了本食譜的浪子,總是選擇跳脫正常人般思考的浪子,可是,爸爸內心充滿了對你的愛,而這本食譜,絕對營養,絕對無毒(如果你長到夠大能看懂這篇文字,就證明我所言不虛),絕對浪子。因為爸爸平常還有很多身為浪子該處理的事情,譬如說:接演一些神經兮兮的角色,把面具拿下時嘴裡說出:「挖係林老北」這種類似的經典台詞,或騎著重型機車帶著你媽媽去環島,或是在你三歲以前把你衣服脫光光,親自掌鏡拍攝你的全裸寫真集,以防你長大不聽我的話之類的。所以這本我寫的食譜完全不囉嗦,手續一道比一道簡單迅速,充滿營養優於一切,時間就是金錢的浪子精神啊!(笑)

以後,等你長大了之後,如果有天你有了孩子,你也會找到你的方式,去愛你的孩子的。

記得,我們家的家境,寫「小康」就好了。

 

本文摘自《爸爸的味道:高山峰的寶寶食譜筆記》


文章標籤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爸爸的味道】第三階段---菇菇雞肉稀飯

文/高山峰

老爸的os

進入第三個階段啦!當然,寶寶不管怎樣都會長大的(笑),但總是想讓他營養均衡,身體更健康,所以菜色愈來愈多樣化。不過,我還是盡量用最簡單的作法來滿足愈來愈像美食評鑑家、動不動就眉頭一皺,摔碗摔盤子的小寶寶,免得自己過勞死。

主食依然是白米飯,不過出現了一些新食材喔,每次使用了新食材,我都會要求負責餵食的老婆多注意小賽的反應,喜歡或不喜歡,有無過敏的現象……等等。說真的,我覺得身為成年人的我們,飲食習慣真是危險得要命啊~為什麼不能像寶寶食物這樣,少油少鹽,富含營養,沒有化學成分呢?(笑)。

小寶寶的食量愈來愈大了,按照以下食譜烹調出來的每一道料理,約可吃三至四餐,我會準備樂扣樂扣盒,把吃不完的飯裝進去,放涼後,置於冰箱冷藏室冰存,要用時,再用碗盛好寶寶要吃的份量,加一點點水,放進電鍋,重新加熱即可。

 

文章標籤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兒子會不會愛我啊……?

文/高山峰

p63  

我兒子本名叫做高譽恩,這個名字是姓名學專家取的。他的小名「高賽」,這個有點亂七八糟的別號,是我演藝圈的狐朋狗友(笑)惡搞來的,在此一筆帶過就好。

姓名學老師吳美鈴老師早早就跟我說過:「叫高譽恩這個名字,爸爸會疼他、愛他,一個愛孩子的爸爸不會離家太遠,自然也就會是個好老公啦。」

老師的邏輯很對嘛!當下我二話不說就決定了用這個以後我兒子學寫字時,應該會因為筆劃太多而恨死我的「高譽恩」,做他戶口名簿上的名字了。

不過幾天以後我有個不明不白的疑惑漸漸浮上了心頭……

「老師只說兒子叫高譽恩的話,我會很愛他,可是老師沒說老子叫高山峰的話,兒子會不會愛我啊……?」 這個念頭就像宇宙中的黑洞,湖面上的漣漪,全球的經濟衰退一樣,一發不可收拾,愈來愈加強烈且蔓延似地進入我小小的腦海裡,這又成為一個我不能說的祕密,說了一定會被眾人拿石頭扔啊,都說了「愛」,尤其是「最偉大的愛」,都是無私!無我!忘我!而且不求回報的!哪有人是像我這麼無恥,而且小鼻子小眼睛小肚雞腸的跟一個小嬰兒計較這個的?高山峰你真是太下流了,只有你才會無聊到care這種事,連最白爛的電視連續劇編劇都不會寫出這種,爸爸要一個剛出娘胎的嬰兒像他愛他一樣愛他(這什麼跟什麼)的白爛戲碼啊?!但是,我又不能故作自然地打通電話給老師,問道:「那個老師厚,我想請問一下,妳上次幫我兒子取的名字,有沒有更優一點的?ㄟ,就是最好是那個,他很愛我,我也很愛他的那種名字,拍謝厚。」

我一定會被吳老師拿石頭扔……

高譽恩喝了好久的母乳之後,有一天老婆說:「恩恩該開始吃離乳食了。」

我心中暗笑,呵呵呵,終於輪到我出場的時候了,一開始的離乳食,是很簡單就能做好的,況且家裡有著從之前就一直擺放在那,只是從沒想過之後會幾乎天天使用到它的:大同電鍋!一杯米、十杯水,煮成超級稀飯後,再用攪拌機打成米糊,就成為小賽即將吃到的第一口食物了!!

高譽恩,我們是米食的民族,雖然把拔很愛吃麵包還有饅頭,但你還小,白米裡頭沒有容易引發過敏的穀蛋白,你應該要多吃、常吃。那些西餐什麼的,你以後長大一點再吃吧!

心中的台詞跑完後,電鍋也「啪」地一聲跳起來,熱呼呼的稀飯也打成米糊被我興沖沖地端到母子倆面前了。

「好了。」
「什麼?!怎麼那樣快就好了?!」
「啊不然咧?妳剛剛不是說他開始要吃副食品了?」
「我以為你會過兩天才做……」
「哈哈哈!來吧來吧,高譽恩很好奇地一直盯著米糊看耶!」
「可是我們還沒有買寶寶用的餐具。」
「……」

結果高譽恩晚了兩天才吃到他的第一口副食品(當然米糊有重新煮過),一切就好像人類第一次登月一樣,他圓圓的大頭下方綁著圍兜兜,被媽媽抱著坐在大腿上,兩個大人屏息以待,軟塑膠的小湯匙盛著一小口米糊,輕輕碰碰他的嘴唇,高譽恩既遲疑、又好奇、又不安地含住湯匙。

接著,他開始瘋狂的吸吮湯匙!!
「哈哈哈!哈哈哈!他喜歡耶!」

我大笑了起來,結果高譽恩眉頭一皺,哭了起來。

「小聲一點啦,你嚇到他了啦。」
「喔。」

 

然後我和太太就這樣沉浸在高譽恩第一次「吃東西」的喜悅中,我感覺我們一家三口又進入了另一個生活的境界中了,只是我還是不知道,高譽恩,到底愛不愛我呀……

鼻要醬,先不要往我這兒扔石頭,我每天都有偷偷觀察高譽恩的,雖然工作忙碌,但我依然偷偷在觀察這傢伙的一舉一動,他醒著的時候,會找媽媽,他睏了想睡覺時,會找媽媽,他餓了,累了想撒嬌時都會找媽媽,而我,只是「廣告時間」。好像是吧?這個念頭讓我有點消沉,以至於又過了幾天後,當我們要帶高譽恩去一趟醫院時,我有了幸災樂禍的念頭。

因‧為‧今‧天‧要‧連‧打‧三‧針‧啊!呵呵呵,總之今天就是一個這麼特別的日子,不知是為了孩子的健康,還是為了父母的方便,不知道那個天才在育嬰手冊上定立了一個「三管齊下日」。

就是今天!會有一個滿臉笑容的護士,從冰箱裡拿出三管疫苗,還會把疫苗上的標籤取下,給父母過目確認,彷彿我們正要開三瓶年份不錯的紅酒似的,接著,在小baby白白嫩嫩胖胖的大腿上,涮涮涮的連續打三針,真猛。

高譽恩渾然未覺即將來臨的大難,從量身高、體重開始,就一站一站的跟每個關卡的護士打招呼,笑得可開懷咧,他在我身上自始至終沒有安份過,扭來扭去,東瞧西看的,好像我只是他探索新世界的載具。他又好像一隻興奮不已的小鳥,早就準備好飛翔,就連我們接近那間充滿其他小嬰兒的哭嚎聲的候診室時,也滿不在乎,充耳不聞似的。醫生要我放下高譽恩,讓他平躺在床上時,我太太其實有對著他打暗號,別忘了,我太太就是那個很害怕打針的愛哭包,小薇一看見疫苗針劑在護士手上嘶嘶作響,就開始掉眼淚了。

「妳幹嘛哭啊?又不是妳打。」
「我心疼他嘛。」
「哈哈哈,我固定住他的身體了,來幫我扶著高譽恩的頭。」

第一針打下去,高譽恩「哇」的叫了一聲,他是個內歛的處女座小孩,他知道通常這種情形下,媽媽很快就會把他抱回懷裡秀秀,所以只叫了一聲。可是今天不大一樣,我們夫妻倆,竟然還按著他。

第二針很快又襲擊而來,高譽恩異常的安靜,但表情詭異,有一堆問號出現在他臉上:「是怎樣?發生什麼事?怎麼這玩意兒又來了一記啊老天爺?」他的臉上除了疑惑之外,還從憋氣脹紅變成慘白。

就在笨瓜高譽恩發呆的當下,第三針來了,這是壓死駱駝的一針,高譽恩至此對生命絕望了,他無法想像這種打針三連發的事竟然就真的發生在他的右大腿上,他終於開始放聲大哭。我看著默默哭著的小薇,又看看瘋狂哭著的高譽恩,真心覺得他們是一對活寶,我哈哈一笑,嘆口氣,把哭泣不休的高譽恩抱起,準備帶著這對活寶離開他們的傷心地。

突然間,高譽恩做了自從他出生以來,從來沒做過的一件事。

他的兩隻小手,他用他的兩隻小手,緊緊地,用力地,使勁地環繞著我的脖子,一動也不動地抱著我。

就像我是他生命中最無助時,唯一能依賴的人一樣地抱著我。

「……別怕別怕,把拔抱抱,把拔也愛你啊……」

然後一家三口哭著,走出醫院回家。

 

文章標籤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