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餘飯後說到近況,我便報道週前連睡二十小時的輝煌紀錄。一個體形肥胖但又常蹙著臉的連忙按語:食得瞓得,真係好。

是的,有什麼不好?吃飽了自然想睡,睡著了自然不會有能力想生活裡頭不愉快的部分,到睡足了醒來又容易產生希望在人間的感覺,最好不過。可是,如果還對清醒時想要做的事有一點快意,還可以得見想見的人,那又為什麼捨得花費二十個小時來睡覺呢?

不過據我們慣有的感性知識所得,失戀失意便順帶失眠,積習下來,連平日難得憂鬱的人也會想當然說:多少個無眠的晚上就造型而言,輾轉反側睜著眼看天花板,比較容易顯示感懷沉思的狀態,誰又敢向人訴苦,我為你睡了幾日幾夜?吃了很多很多?
胖子一定不曾試過懶在床上,知道是午後,也知道是週日,時分針停到哪裡卻不相干了,連週日的燦爛陽光都懶死在無人的屋內,多活一分鐘又怎麼樣,繼續睡下去是有益的,潛意識會叫我們繼續昏迷,糊塗幸福下去。
可是我並沒有向他解釋這個道理,或者他失意而失眠,是因為大局尚未抵定,有太多問題吧?他她祂它牠?尚在懷疑是否還有處境好轉的可能,所以失眠。而我往往比較懦弱,不願意再等了,索性昏睡起來,先把事情看灰了再算。如果一定要為世上各種不如意事牽繫,打著鼻鼾流淚自然比張開眼想念好,起碼贏得飽滿的臉孔應付正常工作,方可以專心憂愁。


這原不是個問題。我最想問他的反而是:你手腳面龐這麼胖,心也一定廣了,為什麼又常常皺眉?不過既然我們不可以答:我消瘦是因為高興得睡眠不足,我肥胖因為想念旁人不務工作只顧暴飲暴食,那為什麼還要問?

 

本文收錄於本事文化10月份新書  林夕《曾經》第一輯【未分手事宜,特此敬告】

 


【建議搭配歌曲:許慧欣‧2009年『愛‧極限』專輯‧失眠】

 


創作者介紹

本事文化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