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種植盆栽的業績一向不佳。
P在他報專欄上提及此事,便說我顧得談天吃喝睡覺,盆栽早已枯乾凋零。哪有時間隔天澆水?他並且企圖藉此而分析到我的性格問題,不夠細心恆心慵懶之類吧。而我是他至誠的朋友,忠實的讀者,每隻字都先睹為快,細心揣摩。於是拿著他的話想去,彷彿是我害死了許多不被珍惜的小生命。

「男子樹蘭而不芳」這句玄妙話,有適度的空氣陽光,酸鹼度、排水度恰當的土壤,經由男子手或女人手澆水,花香都不會有變,無謂把花草人格化得過分。
其實我又想說,花就像人。即使知道一盆花的需要,也不一定養得活。每天撫弄著花盆,左搬右擺,一味施肥淋水,反而壞了大事。心不在焉的關注往往最見效用,不動聲色,不隨便移動花盆位置,影響光度,枝葉長得壯才施肥,不在不適當時間催谷。花肥太濃,受不來,便死。而即使種種軟硬剛柔手段都極自然使出來,久缺良好環境,還是白費氣力。不屬於你世界的花,開著,終於也會凋謝,或因耗盡精力,或因水土不合,離開不屬於它的世界,有心有力卻又無效。花猶如此,人何以堪?

我其實很想當著面向 P自辯,可惜這猶如盆隙滲出的水,積在盆邊的肥鹽,凡事過了頭,著了跡便不好,所以寫在這裡,希望他會看見。可是他又不是星島讀者,除非,死去的植物重新發芽。不過我知道當初所以凋謝,當中埋著許多陳封的原因,怎可能忽然又復活?

本文收錄於本事文化10月份新書  林夕《曾經》第二輯【如果青春窮途末路】


【建議搭配歌曲:陳奕迅‧2007年『認了吧』專輯‧愛情轉移】


創作者介紹

本事文化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