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大堆黑白色的黑澤明,其實有些十分沉悶。像《我對青春無悔》,一個為戀愛和自由而放棄安逸生活的女子,上山下鄉種種鏡頭,綿綿無絕。如果她是白燕 —而今天已經開始有人用心理、神話、社會學角度看白燕的微笑了。故《我對青春無悔》肯定又是一齣追求生命執著堅持的誠意電影。
戲是黑白的,觀眾座才一片繽紛。

利舞台的座椅總令人愈看愈沉淪墮落,縱如此,前排還是有人腰背挺直支撐下去,擋住了字幕,後面的人頭唯有左右迴避。眾人商量對策。我的同伴曾有開門見山請人坐低一點的事蹟。但那是藝術中心,大家都斯文。要是在西環福星戲院誰敢這樣?不過現在肯看黑澤明的按理又有一定耐性,說說也無妨。後面一名丈夫口吻的男人向他的女人說鏡頭運用和光暗控制,左面有人問誰是三船⋯⋯敏郎,右面有人說悶。

這一切,在無須排隊輪候購票的檔期內,絕不稀奇。大家入場時早多添了一份默契,在這時分,無須作業,來看黑澤明。不抽菸的坐禁菸區。

 

本文收錄於本事文化10月份新書  林夕《曾經》第三輯【未著迷便出竅】

 


【建議搭配歌曲:陳奕迅‧2007年『WHAT'S GOING ON』專輯‧黑澤明】


創作者介紹

本事文化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