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連載201011NO230.jpg ELLE連載201011NO230-2.jpg

那一天的繁星

許多年前的一個夜晚,我跟一個向來多情又濫情的好朋友聊天,說到女朋友的數目時,他嘴角揚起一抹自信滿滿的微笑,跟我說,到他離開這個世界的那天,來為他送葬的舊情人,應該會多如繁星。

當時我沒說什麼。我只記得,風流成性的他總是同時跟幾個女人一起,我曾經好奇地問他怎樣應付那麼多的女朋友,他很坦率地告訴我:「我也有一些純粹的性對手。」這句話,讓我一直笑到如今。

那麼,來送葬的是否也包括他口中那些純粹的性對手?是否也會多如繁星?要是這樣的話,我大概猜到他是怎麼死的了。他是累死的。

那些與他談過戀愛或是純粹上床的女人,是愛過他,所以來送別?還是太恨他了,想要親眼看看他終於死翹翹的樣子?

那些愛過他的女人會為他流淚嗎?她們明明都知道他是一個怎樣的人。

有時我不禁會想,當我離開這世界的那天,誰又會來為我送葬?誰會為我哭泣?肯定不會多如繁星。然而,到了那一刻,這一切重要嗎?

愛情總是與死亡緊緊相扣。假使沒有了死亡這個限期,我們還會那樣相愛嗎?這一生,我們依然會對某個人情深一往嗎?

兩個人相愛的時候,我們從不忌諱談論死亡。死亡既繾綣淒迷,也使人恐懼。生氣時,我們也許會衝對方說:「你去死吧你!」然而,就在說出這句話之後,一整天都找不到他,我們好後悔那樣詛咒他,要是他真的死了,那怎麼辦?我們詛咒自己的詛咒。直到他終於出現了,我們卻又硬著嘴巴說:「嘿,原來你還活著!」男人想要孩子的時候,也許會跟女人說:「將來我死了,也有個人陪著你。」一起的日子,我們總是討論誰會先死。女人似乎都認定先死的那個比較幸福,現實卻往往是男人死在前頭,女人普遍比男人長壽。於是,女人命令那個男人:「我活著的時候,你不准死!」這是多麼荒謬的命令?哪個傻瓜竟又會答應。

多少愛情,是用死亡來裝點?

誰能不死?然而,我們或許可以死而不孤單。到時候,會有一個人會為我哭泣。

我們在葬禮上哀悼的往往不是亡者,而是生命的匆促。愛如死亡般,它來的時候,猝不及防,你想擋也擋不住。愛情使人經歷在世的天堂與地獄,看出了人類既求生也求死的本質。失戀的人也許都體會過生不如死的感覺。戀人口中的永遠並不遙遠,不過就是死亡降臨的那天。

當生命開到荼靡,卻也是愛情最後的爛漫。

死亡是愛情的最終回,它終結了所有的甜蜜與苦澀,所有的渴望與失望。它是愛情最動人的一闕驪歌。我那個多情的好朋友深信,到了那一天,為他高唱離別之歌的會是一個龐大的合唱團,他那些年華老去的舊情人紛紛穿上最美的喪服來跟他道別,緬懷他給過她們的慰藉;而我,我希望至少會有一個男人為我哭泣,他會覺得曾經有我相伴終究是幸福的。他眼裡不捨的淚水就是滿天的繁星,在漫無邊際的漆黑中為我照亮了冥河兩旁那幽幽的堤岸。

 

創作者介紹

本事文化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