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美味的餐廳,登在雜誌上向大家推薦。請到這裡,請吃這個。但為什麼非要這麼做不可呢?大家各自吃自己愛吃的東西不是很好嗎?對嗎?為什麼非要連餐廳都要一一告訴人家不可呢?為什麼連菜單的選法都要人家教呢?..這就是我們在做的事噢。找到一些什麼,然後把它一一仔細的貶低下去。找到雪白的東西就把它弄成滿是污垢。人們把這個叫做資訊。...我對這個覺得徹底的厭煩。而自己就在做著。」

───村上春樹「舞舞舞」

  真是對不起啊!村上春樹先生,今天我就拿著你這本「舞舞舞」的小說,坐車到澀谷車站,看著你說的年輕的學生吃著麥當勞宿命的垃圾性食物,經過那些被雜誌大力推薦的精品店買一些沒什麼用處的雜貨,在日夜不停的翻滾著銀色粒球的柏青哥店打了一場必輸的賽局,領略壯觀傾潟的銀珠子華麗的宣告日本國神奇頹廢的魅力。

 

  然後到青田的紀伊國屋,跟你所說的可以保持最新鮮最久的生菜、腓紅的毛蟹和各種顏色的漬物打個照面,心中充滿著幸福的感覺,這可是完全不自覺的動作哦!跟著某本書或旅遊指南,做一些指定的動作,吃別人吃過的美食,重覆一遍他人走過的足跡,然後滿足的回到旅館,打一個飽呃,做一個獨一無二的夢。這樣的人,你必定也很厭煩吧!

 

  但是沒辦法噢!村上先生,不管你是真心或是假意的介紹著美食,做為一個喜愛你的讀者,我都會想試試看,請原諒這世界太多像我這種生活平凡,想在小說世界找到知音的傻瓜吧!我還想抱怨你說的離澀谷車程十五分鐘的那間美味義大利餃子和蛤蜊麵的餐廳,你故意隱晦其名,害我錯失了一次口福呢。

 

  大家不是就這麼的「努力」的生活著嗎?找尋人生的座標,找尋吃一頓高貴懷石料理或平民拉麵的座標,找尋在客廳放一張印象派或野獸派的生活品味的座標,或是選擇一件花俏的高田賢三還是簡約的無印良品襯衫的座標,所以,親愛的村上先生,我之會選擇您為我的美食指南的座標,而非拿著日本美食全攻略的地圖,其實已經為我的口腹甚或我的精神取捨了一個方向。

 

  那麼,做為一個美食者的村上先生您,就高高興興的讓一些追隨者如我,幸福的帶著一包紀伊國屋的生菜,回到旅館好好品嚐吧!

 

 

我開始輕視語言_立體書封.jpg 

 

 

張家瑜  現為印刻雜誌「我開始輕視語言」專欄作家

 她希望自己非常之溫柔和善,

但骨子裡卻有股反對勢力。

她旅行喝咖啡聽小島上的流言,她讀書觀影看人,

她旁觀死亡卻無法平靜。

她自覺是廢人,盛世裡袖手旁觀無濟於世。

但靈魂中藏著革命分子,隨時等候召喚。

她習於沈默,數日無語。

她自覺平凡,卻無法不發出激昂的呼喊。

 

創作者介紹

本事文化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