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故事總會有一首主旋律,在故事的底層隱隱流動著。青峰唱著:我們只能在愛時候悲傷,在愛時候如絲般迷惘」。

程韻愛上林方文時,並非林方文愛上了她。程韻是怎麼愛上林方文呢?可能是那頂鴨舌帽,可能是裹在涼鞋裡乾淨好看的腳趾,可能是他寫的一首首動人的情歌。誰知道呢?

 

愛上了誰,都是一個謎。

 

程韻第一次深深被一個人吸引,程韻第一次面對自己被別人深深吸引的手足無措和軟弱,如同卸了甲的士兵,但又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該受降。因為還沒有完全確定自己的心和對方的心。

 

到底是確定自己的心困難呢?還是確定別人的心。

如此被強烈曳引著航向的小舟,竟也懷著深切的想望奮不顧身地,投入愛情的湖面,徜徉在綺麗的風光中;儘管一波波隱然的不安激起了漣漪,終究在層層的試探、壓抑和對方的背叛後掀起巨浪。

 

於是,那小舟便四處打轉、遍體鱗傷了。

 

要愛,還是不愛呢?哪個選擇會比較容易些?

 

程韻懷疑起林方文、懷疑起自己、懷疑起愛情。

快別讓我,快別讓我,快別讓我顫抖,快對我說,快對我說,快對我說愛,然而,林方文說得如此微弱。

 

程韻掉頭走了,林方文卻不放,程韻祈求這一次的回頭會換來林方文永遠的忠誠。她細心地維護著回歸到日常生活的感情,在平淡中她是滿足的,但林方文不。他再次叛離了。

 

程韻的心支離破碎。她只能黯然走開,快速投入另一個愛她的人的懷抱。她以為從此將擺脫對舊愛的執迷,她以為心頭的那個人影淡了,不料一樁意外清晰地告訴她:她從來沒有忘了他。

 

走了這麼長一段愛情路,青春都老了。要怎樣安放自己的心呢?要怎樣再相信愛情?

程韻變成了一個人。

愛情似乎遠了,對林方文的回憶在月的陰晴圓缺中噬咬著她的靈魂。

如何放掉過去的一切?如何釋放禁錮在過去之中的自己?

命運總是會給人一個重擊,而那重擊,通常也是出口。

 

青峰唱著:直到自由像海岸線一樣,隨潮汐衝散,什麼都自然。

 

呵,當我們問,到底是愛自己?還是愛你?

我們都是愛情當中的程韻與林方文。

張小嫻的「麵包樹三部曲」,那樣真實地寫出了一個女人最早的愛情,她在愛當中的快樂、痛苦與孤單。作者細膩如珍珠般的文字,碰觸了我們心裡最最柔軟的部分、讓我們明白我們熾烈的愛可以如此光燦奪目。那份愛的心情,如此值得我們珍視疼惜。

 

而我們或許因此能面對命運予以愛情的重擊,繼續憧憬愛情,甚至在愛之中得到自由。

 

註:文中歌詞,引用自蘇打綠《愛人動物》。

 

創作者介紹

本事文化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