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5_final_03.jpg  

    628  星期二  晴‧悶熱   

 

凌晨三點,恍惚中,我彷彿聽到了手機震動的聲音,於是馬上驚醒。 

跳下床拿起手機,手機卻什麼反應也沒有。

我站在黑漆漆的房間裡,豎著耳朵聽,然後像瘋子一樣四處尋找,最後發現,那震動聲是冰箱傳出來的。

失戀第二天,冰箱壞了。

我打開冰箱,冰箱裡的燈也徹底罷工,猛然一看,冰箱像一個冒著寒氣的黑洞。

黑洞裡,還有他不久之前,買給我的果汁和冰淇淋。

我拿出其中一桶,打開,然後坐在地板上,靠著牆壁,一勺一勺大口的吃著。窗外的城市安靜極了,對面的住家,也有房間星星點點的亮著燈,我麻木的想,他們此刻都在做些什麼呢?

無論做什麼,一定都不會慘過我。即使是爭吵,亦是一種多幸福的交流。

吃了好久,我都不知道嘴裡的冰淇淋是什麼味道。

吃了好久,我才發現兩頰有眼淚在流。

 

早上,我腫著雙眼困頓不堪的出現在辦公室裡,當在座位上坐好時,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一股陰雲準確無誤的定位在了我的上空。王小賤一臉淡定的喝著茶,側身,目光迥異的上下掃視我一圈,然後又淡定的轉了回去。

我在心裡罵,好,寒天飲冰水,滴滴在心頭。現在你看熱鬧看得有多滿足、多開心,你自己倒楣的時候哭得就會有多慘。

一天裡,我查看了無數次手機,不斷更新郵箱,查看MSN上他的頭像是不是亮著。

下班回家的路上,我總是不禁懷疑:我是一個碩大的、移動中的待回收垃圾,在路人眼裡,我漏洞百出,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惹人厭惡。

走著走著,我忍不住又想要放聲大哭,就蹲在人行道上,向全世界承認,我是造物主造出的、那個為了警醒世人的冷笑話。

就在這種夾雜著羞恥的焦灼感即將摧毀我之前,我走到了一家樂器行前面,於是我走進去,花了十五分鐘時間,買了一把大提琴出來。

拖著大提琴盒子走在街上,我收到了更多的目光,但這時的我變得有安全感多了。

我想要一個家,容我棲身,容我重拾信心,容我免受他人笑話,但現在看來,實在太難實現。

而無憂無慮住進棺材的那一天,又離我太遠。

這可能就是為什麼,我抱著大提琴盒子走在路上,而心裡感覺十分踏實的原因吧。

 

未完‧待續  《失戀33天》本事文化7月份發行

 

, , ,
創作者介紹

本事文化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