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5_final_03.jpg  

630  星期四  陰天降水指數8

 

起床刷牙時,我閉著眼睛,因為實在不想看到鏡子裡那個一臉倒楣相的自己。心神不寧的出了門,擠在捷運裡時,一路聞著對面IT男身上濃郁的韭菜包子味,心中默默地、一遍一遍地重複著問自己,這世界還能再糟糕一點嗎?來吧,我受得了,一次全給我,讓我就這樣解脫了最好。

下午,魏依然打了電話給我,依舊文質彬彬,語氣無比溫柔,「小可今天有時間,我們約在萬豪大廳見,好嗎?她在那裡喝下午茶。」

我當然說好,你看,多奇妙,同樣的一天,雨似下非下,陰晴不定,但有的女生就是能牽著未婚夫的手,穿著小洋裝在大廳裡裝模作樣的喝下午茶,和婚禮企畫說著「我要做一天公主」那樣的傻話;但有的女生,對,比如我,就必須在心裡揣著對前男友的恨、對前好友的質問,跨越半個城,去聽那些甜蜜的廢話。

所以別再和我說,這世界很公平,馬丁路德可能是說了:「我有一個夢想,」但後半句應該是:「不過它可能只是個夢想。」激進而盲目樂觀的人們沒有讓他說完,不然他也不會死於非命。

在有小樂隊伴奏的大廳裡,我看見了這對金童玉女,魏依然和他的聲音一樣,渾身上下找不出一處瑕疵,文質彬彬,器宇軒昂,五公尺遠,就能看到他渾身上下閃爍著「我來自良好家庭」的那種金光。

可是李可,第一眼見到她,我感受到了一股氣息上的不舒暢,她同樣沒有瑕疵,笑意晏晏,光采照人,連腳踝都閃閃發亮,但整個人就是讓我覺得很不爽。握手,就坐,開始談婚禮細節,聊了幾句話之後,我明白了,我對李可的揣測並不是百分百來自於嫉妒,因為,坐在我眼前的,分明就是一個會提問、會應答的大號芭比娃娃。

李可說著一口港臺腔,但技術性的模仿出了自己的特色,「我想要現場,只要有賓客能看見的地方,都鋪上紫色的玫瑰,記住,是紫色的哦,千萬不要粉色的,粉色的太俗氣,而且和我的膚色很不搭配呢。」

我在本子上記下來,紫色玫瑰。寫完以後,搜索了一下我寥寥無幾的植物學知識,然後說:「行,要是有,我們就負責幫你弄到,要是沒有,我們會去找幾個植物研究所的電話。」

李可格格格地笑了起來,向魏依然拋了一個媚眼,「要是沒有,你們就把粉色玫瑰塗成紫色的,工錢我們出。」

我頓時語塞,魏依然居然還是一臉笑意,目光灼灼地看著他那個和紫色最搭配的未婚妻。

我把目光轉向別處,把臉上已經僵住的笑意暫時收回,然後在心裡長長的、長長的,嘆了口氣。

若是在三天前看到這一幕,我會一邊在心裡罵,真是一對秀逗的準夫妻,一邊勒令自己不要嫉妒,然後晚上回到家,我會和他說,你看你看,相比起來,我的要求多簡單、多無害。

我會為清晨時他在我鼻尖上留下的一個吻,高興一整天。

我會為深夜趕工時他幫我倒的一杯茶,興奮一整晚。

做為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我見過各式各樣奢華的、溫馨的,或是古怪的婚禮現場,但每每我想像我與他的那場婚禮時,總覺得任何形式都無關緊要,最要緊的,是他在場。

三天來,我一直警告自己,別陷入那個深不見底的回憶之潭,一旦踏進去,便是萬劫不復,必定會折騰到面目全非,才能抽身而出。

但坐在這對登對的情侶面前,遠遠看去,我面帶笑容,言行得體,但心裡卻像被入室搶劫過的房間一樣,一片狼藉。

 

 

未完‧待續  《失戀33天》本事文化7月份發行

, , ,
創作者介紹

本事文化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