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張耀升。他看得到你心中的鬼

陳雪、楊澤、劉梓潔等名家推薦

 

流年危脆,命運之人狹路相逢,

沒有人能從自己造下的罪惡中倖免。


《彼岸的女人》  


內容簡介》

潮濕的盆地山邊,梅雨和颱風交替來襲。

獨居的雕刻師,企圖從木頭中召喚出觀音來,

每一尊觀音都神似他死去的妻子。

他以此乞求寬恕,得到內心的平靜。

但是下雨的那天,有個神祕女孩突然造訪……

 

女孩帶來狂烈的性愛、喚醒風暴般的過去,

原本鬧鬼的屋子漸漸安靜下來,

女孩的眉眼神韻卻開始與妻子重疊……

妻子早已到了彼岸,是誰將她召喚回來,重現於女孩身上?


關於彼岸的傳說

據說人死之後,黃泉途中,

冥界三途河邊開滿彼岸花。

花香帶著塵世的土味,勾起死者生前最後的記憶。

伴隨死者渡過忘川,生前一切至此盡數成灰。

 

但若生者不捨,希望召喚死者回來,

可以焚燒以彼岸花、六畜蹄、遺族的髮甲而成的「黃泉歸來之香」。

死者從黃泉歸來之後,身上將縈繞一股具有毒性的彼岸花香。


張耀升以《縫》驚豔文壇之後,封筆消失了八年。

再出手便是長篇小說《彼岸的女人》。

小說家發生了甚麼事情,我們不知道。

只能從作品中感受他行走於人心微明微暗之處,

召喚出曖昧魔幻時刻,

他的筆像小說中的雕刻刀,圈圍出人鬼共處的結界,

彼處天光昏微、鬼魅生猛。

小說家垂首斂眉,站在結界邊緣,

他既像召魂者,也像降魔師。

他的模樣讓人敬畏,他要說一個鬼魅與性愛交錯的故事,

一個潛伏在人生中所有未可知的故事。

 

張耀升     降魔之作

繼《縫》之後,再次踏進人心深淵。


彼岸花 

人死之後,黃泉途中,冥界三途河邊開滿彼岸花。暗紅如血的彼岸花,又稱為曼珠沙華,位於陰陽交界之處,花香帶著塵世的土味,勾起死者生前最後的記憶,讓死者誤以為前方是留戀不捨的人間而傴傴前行,曼珠沙華燦爛如火,是黃泉路上的唯一風景,照亮死者的最後一段路程,當死者踏入冥界而領悟到天人永隔,已然渡過忘川,生前種種盡數成灰,不復存在。


黃泉歸來之香

戰國時期有一種召喚死者的焚香稱為「黃泉歸來」,是由彼岸花、六畜蹄與遺族的髮甲調製而成,若是在新葬的墓地前焚燒,最先升起的彼岸花香會擾亂亡魂的方向,接著六種畜生的蹄甲融入彼岸花香中,由於畜生的腳幾乎無時無刻接觸土地,是動物身上土味最濃的部位,蹄甲的氣味會引領死者返回忘川,最後,遺族的體味將牽引死者走向生者,返回陽間。回到人間的死者由於曾渡過忘川,失卻部分人性,性格將變得冷酷殘忍,且曾經行走於彼岸花畔,身上將縈繞一股具有毒性的彼岸花香。


內文摘錄》

 當梅雨的氣味終於浸透了象山,女孩也來到他門前。

 她穿著粉紅色背心與牛仔短褲,帶著一個抽煙的男孩,站在他的工作室門口,問他可否借地方拍照。

「我們攝影師說這裡有很多木雕佛像,氣氛很特別。」她兩手合掌頂在下巴,拜託他:「我們只拍一個下午就好。」

 他無意回答,拿起雕刻刀,修飾檯燈下的木雕觀音。

 女孩靠近他,彎下腰,兩隻套著紅色碎花拖鞋的腳掌踏進燈下,他不悅地抬頭,正面迎上女孩的笑臉,女孩耳際的幾撮細髮垂落下來,散在他額頭,說:「拜託,這是學校作業。」

 他之所以答應,並非源於女孩的美貌,事實上,女孩的外貌並不出色,除去胸與臀,膚色偏黃,嘴唇太薄,鼻子不挺,兒童一般的輪廓,缺乏女性的魅力。但是女孩的眼尾有著一顆小小的黑痣,配上那張童稚的臉,夭的女兒。

  擔任攝影師的男孩說保證不會影響他工作,但事實並非如此。女孩旁若無人地在他的工作室裡褪去衣服,換上過小的白色上衣,以及黑色百褶短裙。攝影師男孩叫女孩靠在、躺在、趴在他尚未完成或已完成正待取件的作品上,幾次他正要下刀之際,閃光燈啪一聲亮起,令他瞬間目盲。他收起雕刻刀,轉過身想請他們離開,卻看見女孩跪坐在牆角,短裙拉至膝蓋上方,攝影師換上長鏡頭,也跟著蹲低。

  他發現,每當攝影師放下相機,目光都是落在女孩大腿間的陰影,他不再多說什麼,轉而將自己當作一個觀眾,站在一旁觀察兩人的互動。

  學生時期他修過攝影課,也曾開過幾次個人攝影展,他看得出男孩只有九流的技術與三流的光線概念,僅有器材是一流的。與其說是攝影,不如說是男孩以單眼相機這樣的昂貴設備做為面具,一方面遮掩色慾,一方面替窺視的雙眼打開一扇窗。

  年輕人的色慾,他在心裡如此嘲笑。就他看來,這個男孩終其一生都必須靠著掩飾或工具,才能滿足自我。在這具年輕的軀體裡面,除了體力,沒有其他能使色慾圓熟至爆發的可能。男孩命令女孩張腿、抬腿、蹲下、起立,擺出各種姿勢,然後透過照相機的鏡頭,把自己投入觀景窗中的某個位置,以此演繹各種體位,但何必如此?那些行為看似來自內在情感的表現,實則不過是偽裝,人們為了引誘他人而擺弄出各種姿態與行為,並非是為了表達內在情感,而是要將之扭曲,以符合他人的美好想像。

  那都是外在的雜質罷了。

  以他多年的雕刻及嫖妓經驗,他知道如何蛻去雜質,直取核心。就像從木頭中挖掘出一尊觀音像,那並不是他將木頭刻成觀音,而是觀音本來就在木頭裡,他只是藉由雕刻,除去雜質,讓觀音從中顯露。他觀察女孩的外在,眼神如愛撫落在女孩身上每一處,將女孩視為一塊木材,以藝術家的眼光直視女孩在面露羞澀的同時眼尾藏笑,女孩在攝影師男孩的要求下擺出幾個姿勢,轉頭望向站在男孩背後的他,羞怯地摀著臉說真不好意思。

  他突然心底湧起一股惡意,看出女孩正同時勾引著兩個男人,好其想知道這個女孩是什麼滋味,與他經歷且傷害過的那些女人有什麼不同,究竟該怎麼做,女孩才真會打從心裡感到羞怯甚至是羞恥。

  但當他又看見女孩眼尾那顆黑痣,原本打算施加在女孩身上的羞恥感便突然回到他身上。對一個未成年且一臉童稚的女孩起這種念頭,他感到這是情場浪子與禽獸的差別。他搖搖頭,走出工作室,撐起一把傘,走向外頭的山路,在細雨中點起一根煙。


 《作者簡介》

  張耀升       文字的召魂師與降魔者

 

.小說家,也是影像創作者。

.二十八歲以《縫》(木馬文化)驚豔文壇後,封筆至今。

.2010年曾去遠方流浪三個月,內心產生了決定性影響。

.《彼岸的女人》是封筆八年後第一部作品。

.身為小說家,他不是在寫小說,是以文字召喚與伏魔。



創作者介紹

本事文化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