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愈神祕愈精彩,愈對比出現實世界冷淡無聊。今天我們回頭,看或者想,過去總軟化成好像很值得回憶的傳說。
據說,相傳,某某,如何,一眨眼成為遙遠的傳說 —也許只因為不可得。
據說祝英台女扮男裝居然騙得曖昧雙性的畸戀居然又忍得口隱瞞幾年又肯殉愛又可化蝶。而我們今天把是非當人情,別說別人的事連自己的事早也四下張揚播弄別說女扮男連男男相好也是愛滋先兆別說殉愛,一滴淚也不是輕易滴出雖然想滴。



據說霍小玉苦守三年再見還忍得住可以冷靜單打又甘心退避乞墳看人風光。而我們一別三週已經為花花綠綠的聲色迷惑沖淡。再見,也好,但提不起勁去酸性諷刺。
據說長平於庵遇世顯仍千迴萬折才肯相認。而我們乾脆利落瀟灑直接—因為一段情根本難以熬得住三個月。
據傳說說,一般愛情故事都枝葉分明,弄人的只是外在際遇,內心糾結永遠簡潔清平。但為什麼只是傳說?

本文收錄於本事文化10月份新書  林夕《曾經》第一輯【未分手事宜,特此敬告】

【建議搭配歌曲:王菲‧1999年‧『只愛陌生人』專輯‧百年孤寂】
 

 

 

 

 

創作者介紹

本事文化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