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月庵寫西決.jpg  

 

全文如下:

寫『三部曲』的危險是,可能第一部就讓人讀不下去了;當「第二代」的危險是,總會被人拿來比,要想扭轉「吉本隆明的女兒」成「吉本芭娜娜的父親」,那可不容易!

笛安的《西決》可讀,或說,會讓人心動,想把『龍城三部曲』一部部讀下去。原因或有一比,瓊瑤25歲寫《窗外》,笛安26歲寫《西決》,同樣講師生戀,瓊瑤花了整整一本書所寫的,還比不上笛安1/3本書精彩。在笛安的面前,瓊瑤簡直就像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傻大千金!(阿姨,我很抱歉,但我真的如此覺得,儘管年輕時我也那麼愛《窗外》。^_^)

讀《西決》,邊讀邊咀嚼,就會有「張味」出來,不是「張腔」那種文字上的形似,而是隱藏在字裡行間,暗潮洶湧的張力,讓人覺得在如此殘忍的人間活下去,可真是一件困難的事。——《西決》的技巧,遠不及《怨女》,卻總讓我想起《怨女》。

當然,笛安自有她不足之處,譬如情節太作而不能免俗等等,但,她才28歲,我們可以等,就先不去說了。




創作者介紹

本事文化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