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普通人


修圖DSCN4149.jpg    

(攝影/段离)


有一個人,他的名字實在太複雜了,因此我們就忘記了。他的臉卻長得極尋常,因此我們再也想不起他的模樣了——我們實在不知道他是誰,雖然他欠了我們家的錢。

當時他趕著羊群路過我家商店,進來看了看,賒走了八十塊錢的商品,在我家的帳本上簽了一個名字(幾個不認識的阿拉伯字母)。後來我們一有空就翻開帳本那一頁反復研究,不知這筆錢該找誰要去。

在遊牧地區放債比較困難,大家都趕著羊群到處跑,今天在這裡紮下氈房子住幾天,明天又在那裡停一宿的,從南至北,綿綿千里逐水草而居,再加之語言不精通,環境不瞭解……——我們居然還敢給人賒帳!

幸好牧民都老實巴交的,又有信仰,一般不會賴帳。我們給人賒帳,看起來風險很大,但從長遠考慮還是劃得來的。

春天上山之前,大家剛剛離開荒涼的冬牧場,羊群瘦弱,牧民手頭都沒有現錢,生活用品又急需,不欠債實在無法過日子。而到了秋天,羊群南下,膘肥體壯。大部隊路過喀吾圖一帶時,便是我們收債的好日子。但那段時間我們也總是搬家,害得跑來還債的人找不著地方,得千打聽萬打聽,好容易才能找上門來。等結清了債,親眼看著我們翻開記帳的本子,用筆劃去自己的那個名字,他們這才放心離去,一身輕鬆。在喀吾圖,一個淺淺寫在薄紙上的名字就能緊緊縛住一個人。

可是,那個老帳本上的所有名字都劃去了,唯獨這個人的名字還穩穩當當在那頁紙上停留了好幾年。

我們急了,開始想法子打聽這傢夥的下落。

冬日裡的一天,店裡來了一個顧客,一看他沉重紮實的緞面皮帽子就知道是牧人。我們正好想起那件事,就拿出帳本請他辨認一下是否認識那人——用我媽的原話說,就是那個“不要臉”的、“加蠻”(不好)的人。

誰知他不看倒罷了,一看之下大吃一驚:“這個,這個,這不是我嗎?這是我的名字呀!是我寫的字啊!”

我媽更加吃驚,加之幾秒鐘之前剛罵了人家“不要臉”並且“加蠻”,便非常不好意思,吱吱唔唔起來:“你?呵呵,是你?嘿嘿,原來就是你?……”

這個人揪著鬍子想半天,也記不起自己到底什麼時候買了這八十塊錢的東西,到底買了什麼東西,以及為什麼要買。

他抱歉地說:“實在想不起來啦!”卻並沒有一點點要賴帳的意思。因為那字跡的確是他的。但字跡這個東西嘛,終究還是他自己說了算,我們又不知道他平時怎麼寫字的。反正他就是不賴帳。

他回家以後,當天晚上立刻送來了二十元錢。後來,他在接下來的八個月時間裡,分四次還完了剩下的六十元錢。看來他真的很窮。


※本事文化十月上市.敬請期待


創作者介紹

本事文化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