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她最愛的是我!」--- 張愛玲三個錢包的推理故事

最快樂的男人

常被戲稱為「張愛玲男朋友」的陳子善教授於七月底在香港書展演講,講的雖不是張愛玲而是《海上花列傳》,但亦間接跟張小姐有關,因為書裏人物有她的家人影子,她亦愛它,又曾把它譯成白話,陳教授為了郝明義先生的「經典3.0」系列演講而特選此書,其實是把私心夾藏在選題裡,讓我們隔了一層陪他一起懷念張愛玲。不愧是「張愛玲的男朋友」。

陳子善到港三天, 我無緣跟他好好聊,然而輾轉聽朋友提及,他開心極了, 因為他終於從一位學者手裡取得了一頁張愛玲親筆信函, 總算如願,我可以想像他在坐飛機回上海的航程上是如何眉開眼笑。 我向來喜歡看見陳教授,喜歡他那種單純心性,只要探得中國現代文學的半頁出土文章便可開心上許久許久,單純質樸的快樂是何等難得。 所以啊我曾經戲稱他做「中國文學界最快樂的男人」,他又笑笑,笑得像傳說中的老頑童。

另一位張愛玲研究者止庵先生也在香港書展演講, 講題是「中國文學大師在香港」, 當然也談及張小姐,說時亦是情深款款,儘管已經不像去年書展演講一樣在讀到張小姐的文章時眼紅哽咽。 兩個月前其實止庵亦曾來港, 我陪他前往宋以朗先生家裡「尋寶」, 沒料到替張愛玲的「三個錢包的故事」添寫了一筆完美註腳。

神秘的巧合

「三個錢包的故事」須從兩年前說起,先讓我引述舊文以作提要,談談如何巧合地先後撮合了陳子善和止庵替張愛玲完成送禮遺願。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嬸一開門,我就聽見了屋裡傳出來鄭東霓無所顧忌的大笑的聲音。

“東霓姐姐,東霓姐姐——”鄭南音英勇地沖進去跟鄭東霓擁抱。

“我想死你了,鄭小兔。”鄭東霓恐怕是這個家裡唯一一個自覺自願叫她鄭小兔的人。

我站在一邊,看著她們倆像和麵一樣把對方捏來揉去,歎為觀止,女孩子虛偽起來真是功夫了得,明明三個月以前才見過面,平時也斷不了電話、網聊什麼的,偏偏弄出一副久別重逢的模樣以示姐妹情深。

鄭南音終於被三嬸轟到房間裡去換衣服。客廳裡頓時安靜下來。鄭東霓笑吟吟地看著我,點點頭:“鄭西決,你越來越帥了。玉樹臨風。”

“別跟我來這套,假惺惺的。”我笑。

    “掃興。”鄭東霓把頭一偏,栗色的卷髮有一半自然而然地垂在了胸前,“我本來等著你說我才是越來越漂亮。”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決立體書封-01.jpg

 

  我們家鄉每年年初都是寒冷的。感覺隆冬一直都沒有過去,也似乎永遠都不會過去了。冰冷的空氣,清晨藏藍的天空,還有下午4點就開始湧上來的暗沉沉的暮色,都會讓人憑空生出一種時光流逝得非常緩慢的錯覺。這便是冬天的好處。冬天裡,一個人的心是靜的。不像炎夏,從空調屋子裡走出來,一抬腳便掉進地獄的火爐裡。人整日汗流浹背,覺得自己怎麼洗都髒,因此活得咬牙切齒。不大容易維持平靜從容的表情。所以我們家的人,都比較喜歡冬天。

在這個因為清冷所以安然的北方冬天裡,我的堂姐鄭東霓在算計她那個身處美利堅合眾國的倒楣男人;我的堂妹鄭南音像很多人一樣,被突如其來的雪災莫名其妙地困在了廣州火車站;我是鄭西決,爺爺唯一的男孫,我的人生一直乏善可陳,只不過,在這個冬天裡前所未有地焦頭爛額;在我們年輕的小嬸的肚子裡,沉睡著我們不知道是弟弟還是妹妹的鄭北北。

你猜對了,這是一個關於我們兄弟姐妹的故事。東霓,西決,南音,北北。人生在世,不管你願意不願意,你總是要和一些人發生非常深刻的聯繫。我們四個就是如此。東西南北,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除了血濃於水之外,還有很多東西是我也說不清的。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得獎名單:
相機NEX-3,得獎的是高雄市中華四路的桂國軒 0930976XXX
相機α33,得獎的是台北市北投永興路一段的陳志誠 0933644XXX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奉小明王旗號,暫緩稱王

此時的朱元璋已經有了相當的勢力了。他不僅是大宋政權小明王旗幟下一路軍馬的都元帥,而且是江南行省的平章。雖然朱元璋實際統領著自己地盤中的一切,但是在使用公文和發布告示的時候,還要用大宋政權的龍鳳年號,因為小明王韓林兒是朱元璋的君主。

《明史.韓林兒傳》評論這件事,說道,「時太祖以孤軍保一城」,朱元璋只有一支很孤單的、很薄弱的軍隊控制了滁州這樣的小城。「而林兒稱宋後,四方響應」,而韓林兒聲稱自己是大宋皇帝的後裔,很有號召力,各路起義軍都歸在他的旗幟之下。在朱元璋的羽翼還不夠豐滿時,「用其年號以令軍中」,不能不借用小明王的年號發號施令。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發展經濟,廣積糧食

那麼有了城牆,敵人打不進來,僅僅保住了地盤,這還不行,還必須有糧食,還必須有經濟力量予以支持。

由於連年戰亂,農業荒廢,軍費開支過大,造成了糧食短缺。糧食問題怎麼辦軍隊不產糧,要向百姓徵收,農民種糧食,軍隊吃糧食,似乎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元至正十八年(一三五八年),朱元璋打下了婺州路。從寧國經過徽州的時候,一位叫做唐仲實的儒士前來拜見。朱元璋重視儒士,見到有學問、有知識的人,就要向他們詢問治國謀略、詢問時務。他問道,漢高祖、漢光武帝、唐太宗、宋太祖、元世祖,他們在平定天下的時候他們都用了什麼辦法呢

本事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